Sunday, June 7, 2015

回想

我很喜欢回想,今天又来回想一下,也许有人会说我马后炮,那就让他们说吧。

如今油气股跌了很多,种植股也跌了很多,产业股的股价还很“舒适”。

之前油气股上涨之风很强,许多大幅上涨了的油气股,其实基本面都不是很好(如果以盈利、股息和PE来衡量),即使是油气股的霸王股Petdag,也起得很离谱。我一直有留意这个股,因为我红股前曾经拥有过,红股后出售了,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当petdag后来上到35块时,我的确吓了一跳。那时的petdag, projected earning 才每股0.80,以最高PE 25来计算,股价最多也应该是20块左右。所以当它股价处于35时,我就预见它总有一天会大跌。我当时的腹稿是:petdag没跌到15以下完全不必考虑。不久,petdag的股价果然随着油价大跌,油气股的锋芒也随着消沉。不过,我得承认,petdag的股价还是很强,它没跌到15以下,好像只跌到16块多,就止停,然后股价就回弹到19-20之间,目前还在这个范围。不过,我始终坚持,petdag的股价要是没跌到15以下,根本不值得一看,只是一看而已,并不是买哦。要我买的话,少少也要12块以下。即使12块,也要看当时是否还有比它更便宜的股值得投资才是主要考量。

我承认在这一点上,我很执着。但也是我经历了股市里许许多多的风雨后所培养出来的风险意识与管理。我不理会别人怎么看,怎么投资,我就是我,就只是我而已。

再说种植股。种植股我也不喜欢。为什么?主要是因为种植股有周期,而且它的周期很长。

想当年,我的投资经历还不是很久时,我曾投资过种植股。我曾经拥有过kumpulan guthrie(挂牌后不久就买入),也买入过 kulim. 还有其他种植股(其他是什么已不记得了),当时他们的业绩都还不错,是属于投资型的股项。我坚持投资了好几年,应该也经历过整个牛市吧。但是我不能不承认,我在种植股的投资比较上算是失败了,虽然我的投资回酬还有数十巴仙。为什么我说是失败呢?因为比较上,其他股,特别是工业股,许多好的工业股都已上涨了一两倍了。从当年的投资,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就是种植股有周期,还是相当长的周期。如果不是处于良好的周期,种植股与其他类型股比较,不是一个理想的投资对象。

我承认因为这个经历,我错过了这次牛市投资种植股的良机。当时,我有得到资讯世界粮食将短缺,许多原产品将会是即将到来的良好投资/投机对象。就是因为早期的拥有经历,我害怕种植股的周期。我担心要守很久。所以我没有买入。种植股过后果然直线上升。不过,我对这一错过丝毫没有一点后悔,因为我知道自己做什么。即使历史重演,我想我还是不会购入种植股。一句,投资上,我还是那么的固执。

现在,原产品都跌价了,油棕也不例外。种植股也在这一波跌价声中跌了。会跌多久呢?我不知道,因为我很早已从心底把种植股放弃了,不再对它感兴趣,也就不去注意它了。不过,不久前,我得知原产品的周期是30年(这是根据300年来的图表推算出来的)。天啊,30年那么长,难怪当年我投资种植股会那么失败,原来当时不是在那个上涨的周期里。

现在,种植股是否还处于那上涨的周期里呢?我不知道。种植股还会不会继续跌很多年,我也不去理会了。不过,我最近发现到许多种植股都交出很难看的业绩。他们的盈利都大跌了,跌得很恐怖。那些手中还持有种植股的股友,自己得花心思去研究研究,毕竟自己投资,自己负责,别人不处于那个位置,是不会替你分担忧愁的。

再说产业股。产业股令许多人发了不少。目前产业股还处在春天。这个春天能持续多久,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不持有任何产业股,所以也对产业股没有兴趣,没去留意。旅行从小新回来,听一个在小新和新山混,走市场的“不认识者”透露,他从圈内人得到的资讯,新山的产业过剩严重,特别是高楼产业(不是有地产业),新山的公寓产业价格即将面临严重的下跌潮。

目前的产业股还能交出漂亮的业绩,未来是否还能继续交出漂亮的业绩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产业股的波动相当大,盈利的大起大落不在我的知识范围,除了早期有投资过产业股外(有赚过,也失手过),我已经很久没有碰产业股了。

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也许我是一次见过鬼,晚上不出门吧。


5 comments:

  1. 谢谢前辈的分享!请问有哪一类型的股是前辈心头好呢?

    ReplyDelete
    Replies
    1. 这个很难说,通常我都是在熊市快结束时才来评估当时的类别趋势。不过,一般上我还是比较喜欢工业股,因为如果市场好,工业产品的销量可以在短期内暴增,不像消费股,消费产品的消费只能缓慢增长,不能暴增。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