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9, 2014

DJIX 8000?

前两天,道琼斯指数下跌了272点。这没什么大不了。但是,要是它继续跌下去呢,又会怎么样?

六年前,道琼斯指数下跌了51%,它可以轻易地重演,比方说下跌至8000点。这没什么不寻常,回调50%是很普遍的。

自从1987年黑色星期一的股灾发生后,美联储局每次都能迅速做出反应,这已是一种惯例。但是如果股市下跌后呆了30年,就好象日本那样,又会如何呢?

这似乎令人难以置信.....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每一次当美国股市下跌后,市场便反弹,过后并创出新高。因此,我们想当然地认为,从长远来看,美股会一直地上升。

从1945年到2007年之间这段时期,事情看起来总是越来越不像“事情总是这样的"。相反的,事情看起来反而更像“在一个特殊的和不寻常的时期里总是这样的”。

自从世界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恢复过来,人口便不断地增长,新的市场不断地出现。人们开始建立新的家庭和新的业务。然而,或许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世界才刚刚开始史上最大的信贷扩张。

黄金 – 这个保持了真实美元将近两个世纪,通过了两个步骤,以从美元中抽离出来。首先,就是在1968年2月,约翰逊总统要求国会终止了美元以黄金作担保的要求。接着,在1971年8月,尼克松总统结束了美元以黄金直接兑换。

此后,有一点是显而易见的:社会的债务以乘50的倍数增加,或者债务与GDP的比率从140%增加到350%......这是有史以来,美国人第一次这样子过来了。

当然,未来充满了无数的天数,我们无法知道一天将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要是再过半个世纪,一天当我们突然睡醒时,发现美国债务已经上升到占GDP的1000%......我们不会感到惊讶!

与此同时,我们来看看债券市场到底发生了什么。

美联储局本来应该在本月底撤出债券拍卖。你会认为你会看到国库债券价格会下跌。但是,却没有!它反而上升。这种奇怪的趋势混淆世界各地的分析师。如果美国经济真的复苏了,它应该意味着利率上升,以及更高的收益率(更低的债券价格,向相反的方向移动)。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债券购买者犯了错误?还是经济真正弱于近期发表的就业报告?

在这点上,我们与债券市场同步。毕竟低国债收益率与经济增长乏力是一致的。

其实,在过去的30年来,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的增长,是靠信贷和杠杆的扩张所提供的便利而达成的。一旦资本家认识到,他们不能继续以同样的速度累积杠杆,经济增长的速度就会放缓。人口结构也正在减弱经济增长。婴儿潮不再兴旺。他们渐渐变老,退休了。

大多数婴儿潮一代需要医疗保健,但他们并不需要另一间房子或第三辆车。社会老龄化抑制了经济增长。科技是一项福音和一个奇迹,但它同时也减去了不能以同样速度被取代的工作。苹果是一间很棒的公司,但它并不雇用好像旧通用汽车公司那么多的员工。

最后,全球化也是一个问题。自二战结束后,美国就一直在世界全球化中领先。由于美元是储备货币,美国在商品量化扩张中受益。现在局势改变了。当你逆流飞行时,你就不能以同样的速度飞行。

美国人在信贷扩张中度过了他们的一生。现在他们开始感受到它的痛苦。

信贷润滑了经济,润滑了股票市场。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他们采购了中国的电视,日本的汽车,法国和意大利的葡萄酒。“嘿,我们将在以后付给你,”他们说。但是,要是现在就是“以后”呢?

国债收益率之所以那么低,原因是对收益饥渴投资者来说,目前缺乏了替代品。

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2.3%,看起来似乎微不足道。但日本和德国的投资者却不这样认为。比起10年德国债券的0.9%收益率以及10年期日本政府债券约0.6%收益率,2.3%是相当不错的。它甚至看起来比西班牙10年期国债2.1%的收益率还要坚实。

这不值得庆祝,因为这预示着债券买家看到的不只美国经济增长乏力,海外其他国家也是不好。

请记住,债券担当了“利率风险”。简单地说,当利率上升,债券价格下跌。反之亦然。 

这是因为在较高的利率下,现有的债券收益率相对于新的投资,便开始显得不那么有吸引力了。低收益的世界意味着投资者看不到利率短期内上升。相反,他们认为低利率...,低增长。

但是对股市投资者来说,看法就不一样。他们认为经济必须增长,企业的盈利才可以增长。

到底谁是正确的?债券购买者或美国股市的买家?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